刘亚雄的博客
    我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
频道栏目

查询

标题 作者

最新评论

最新图库
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博客统计
  • 今日数:0
  • 文章数:38
  • 收藏数:0
  • 图片数:0
  • 评论数:70
  • 开设时间:2013/6/17
  • 更新时间:2017/5/17

  • 最新链接
    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
   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组


    刘亚雄主页 >> 文章 >> 随笔 >> 浏览信息《我的网名叫风过丹桂》

    随笔 | 评论(5) | 阅读(3442)
   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

    星期一   晴天 
    主题 我的网名叫风过丹桂

     

    花是自然界的宠儿,大凡世间的人都爱花,哪怕心灵罪恶的人看到花也会展露笑容。这是广泛意义的爱花。也有对花很偏执的爱,比如,宋朝有一隐士,酷爱梅花,终生未娶,以梅为妻,写出了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的颂梅绝唱。又如陶渊明尤爱“采菊东南下,悠然见南山”,毛泽东将书房取名为“菊香书屋”,都是宠爱菊花的人。花能愉悦人,养眼养心,的确惹人爱,但特别偏爱某种花,也就不一定是出自感官,多半打上情感的烙印。梅花坚忍不拔,自强不息,菊花清净,高洁,古代的隐士,现代的政治家都是用花表达心情和愿望的。

    我是凡俗之人,爱各种各样的花,但见识不广,能在头脑中立刻浮现的,从颜色看,娇艳的蝴蝶兰,白如玉的水仙花,鲜红的石榴花,从姿态看,婀娜的垂丝海棠,怒放的玫瑰,柔美卓然的鸢尾花,等等,但我最爱的是桂花,紧挨着青翠翠的叶子,一团团,一族族,金黄的丹桂,浅黄的月桂, 朴实的黄色 ,执着的黄色,任何时候任何地点,见到桂花就是喜欢,就像遇到好朋友一样亲切。虽然从观赏的角度看,桂花真不算漂亮,没有舒展的花瓣,没有惹眼的色泽,也就少了些许妩媚。但我最爱。

    因为我青春的岁月浸润在桂花的芬芳中。

    十八岁那年,父亲带着我来到华中师范大学(当时叫学院)报到,父亲肩抗一口箱子,另一只手提袋子,我背着包,提着袋,两手不空,从小镇坐车坐船辗转来到省城武汉,虽然很累,但抑制不住东张西望,脸上满满的兴奋,那时考取大学真的很骄傲,被称为“天之骄子”。一个瘦高个的学长在校门口迎接我,一边帮我分担了两个袋子,一边说:“欢迎你来到美丽的桂子山,我们学校是环桂子山而建的。”果然,走进大门,看到的是蜿蜒伸展的上坡的路,开学的季节,正是桂花四溢飘香,甜甜的桂花香,合着花一样的年龄,踌躇满志的心情,注满了我的心怀。美丽的华师用热情的学长和芬芳的桂花欢迎远道而来的我。多少年后,我带着我先生老俞探望母校华中师大,虽然学校的大门装修一新,虽然没有季节的桂花香,虽然岁月这把刀在我脸上刻满了沟沟壑壑,但我所有对母校的记忆依旧是那样清晰,处处沾满了桂花的香。

    历史系教学楼,绿色的琉璃瓦,翘首飞檐,掩映在青黄相间的桂花丛中。教室里那特有的拐手椅子,通常是需要放书或书包占领才有好位子坐,老师们匆匆而来,不怎么喜欢和学生多交谈。记得讲授希腊罗马文化史的女教师,眼镜随时会掉下来,看讲稿,语速象打机关枪,我们当时没有配套的书,拼命记笔记。下课后都觉得累,然后,三三两两去桂花树下,闻闻香,解解乏。华师历史系有两位大牌教授,章开元和张舜徽,可惜只听过张舜徽教授一次报告,名言“生活是一本无字的书,要好好读这本无字的书。”没有正儿八经上过章开元教授的课,但他的名字篆印在我毕业文凭上,他是华中师大的校长。我最喜欢的是马老师,个头不高,披一青蓝色的棉袄,讲戊戌变法,慷概激昂,恍惚间,他就是谭嗣同。在我心中,他就像一株桂花,朴实有才华。

    宿舍楼灰青色,每个房间伸出一个阳台,电影《女大学生宿舍》就是在我住的那栋楼取景的。宿舍里七个女生来自华中六省市,共同生活了四年。最后一个中秋节,我们很伤感,毕竟毕业后,见面机会不多,我们过了一个很特别,很浪漫的中秋节,也算我们给自己留下一个礼物。物理系教学楼和历史系教学楼一样,古色古香,后面有一块草坪,中秋的月亮,饱满的圆,晶莹剔透,月光铺盖在大地上,几株桂花树静静地立在不远处,幽香阵阵,我们七个人席地而坐,相依相偎,分明就是仙境,我们忘记了一切,陶醉其间,个个都是仙女。不知是谁在轻轻地唱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其他人一起跟唱,不时摇摇身子,都找到感觉,进入角色啦。“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,只有风儿在轻轻唱,夜色多么好心儿多欢畅,在这迷人的晚上……”,多么贴切的歌词,每一字每一个音符都象在桂花醇香中浸泡过,甜美地穿透我们的心。这是一份怎样的礼物啊,这是一幅神奇的画,有声音,有香味,无论时间多么久远,镶嵌在心中的这幅画不会褪色,不会斑驳泛旧。

    80年代初期的大学生,尤其是刚到学校的头半年, 大家生活条件都差不多,衡量一个人幸不幸福主要看她的信件多不多,当时为我们送信的是李云清,乐呵呵的,人缘好。那时的书信都是用手写的,我有一个闺蜜,在北京就读北方交通大学, 我们之间无话不说, 信件来往很频繁,  她看完《庐山恋》后, 喜欢刘晓庆和张瑜,于是将刘晓庆和张瑜的照片用信封寄给我,让我分享她的喜欢。北京西山红叶鲜红鲜红的时候,她用塑料袋装一片红叶寄给我,那时北京到武汉的信要三四天,收到的时候,红叶的色泽干了,但很有型,红叶上的纹路特清晰,我在宿舍姐妹面前“炫耀”了好几天,然后夹在书中当书签了。当红叶红的时候,正是桂花香的时候,我便在校园偷偷采些桂花,也用塑料袋装好,回赠给她。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赠友桂花,心存芳芳。那年我们20多岁。如今,我们50岁了,依旧还是闺蜜,前些日子聚在一起,说起那段红叶和桂花的情谊,庆幸青春的岁月有友情相伴。这是一段如红叶般真挚如桂花般淳朴的友情,已融入了我们的生命中。

        秋雨落,秋风起,桂花开,满世界飘香了, 秋天的天使啊,我沉醉在你甜滋滋的香中,享受青春的回忆,享受友情的滋润。

    于是,在网络隐形的世界里,我叫风过丹桂。

    刘亚雄 发表于:2014/9/22 9:30:00

    评论 

    无悔的青春,四溢的花香。。。美哉!
    黄志良 发表于:2014/9/24 9:40:00

    评论 美

    徐飞 发表于:2014/9/24 15:29:00

    评论 

    谢谢徐书记和黄老师的点评。最近桂花香了,又闻大学同学准备国庆聚会,很感慨,于是记忆过滤了,只留下美美的。或许在岁月的沉淀下,我只记得美好的了。
    刘亚雄 发表于:2014/9/26 14:47:00

    评论 我们的生活无论是美好的,还是难过的,都是对我们的修行,是人生的宝贵财富!

    李可祥 发表于:2014/9/29 8:32:00

    评论 

    “。。。或许在岁月的沉淀下,我只记得美好的了。”蕴含几多感悟。。。
    黄志良 发表于:2014/9/29 15:22:00

        全部选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