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亚雄的博客
    我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
频道栏目

查询

标题 作者

最新评论

最新图库
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博客统计
  • 今日数:0
  • 文章数:38
  • 收藏数:0
  • 图片数:0
  • 评论数:70
  • 开设时间:2013/6/17
  • 更新时间:2017/5/17

  • 最新链接
    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
   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组


    刘亚雄主页 >> 文章 >> 随笔 >> 浏览信息《话说“打扑克”》

    随笔 | 评论(0) | 阅读(2455)
   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

    星期三   晴天 
    主题 话说“打扑克”








    坐校车回家,司机是我认识的,曾经一起打过牌。于是聊天,聊谈打牌的话题。聊着聊着,我历史素养激发的灵感产生了,发现扑克牌的演变历史中折射出社会发展的轨迹。呵呵。



    我最早是如何学玩打牌的?我记不得了。但我记得三十多年前的那次打牌。高考结束,成绩没有揭榜前,百无聊赖之时,几个住在附近的经常玩的女同学一起在我家打牌,我记得她们的名字:学斌,林芳,熊志。我家在临江小镇,后坝街95号,一楼平房,门口是石板路。打牌的桌子是我们家吃饭的木桌,椅子是竹子的,老家的竹椅很有名气,获得过国际博览会金奖。
    八十年代初,当时扑克的玩法有好几种,比较有意思的是“四十分”“升级”:一副牌,四人打,面对面为一家,两家对抗。有主牌和底牌之说,“喊主牌”“翻底牌”对输赢很重要。之后的日子,忙恋爱,结婚生子,调动工作,很少打牌。



    大约十五年前,小孩大了,工作安定了,单位组织外出集体游玩,晚上除开唱歌跳舞外,大部分人在打牌,这时打牌的规则有变化了,两副牌一起玩,“一百零八号文件”“八十分”,记得刚开始玩“八十分”,两副牌太多,握不住,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,由一副牌到两副牌,规则没有本质变化,依然是主牌和底牌操纵输赢。我打“八十分”的时候,应该是2000年,那时打牌一般是在家里打,在家里玩牌很麻烦人的,要弄饭吃,而且家中如果有老人,很吵闹的。牌好玩,但打牌的环境比较尴尬。



    最近十年,市场繁荣,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,更主要是生活理念进步了。一方面,各种棋牌室遍地开花,茶水,简餐,小吃,应有尽有。另一方面,人们越来越觉得家庭是私密空间,各种社会交际渐渐远离家庭,回归社会。当然,时下的收入应付棋牌室的消费真的是小菜一碟。这十年,打牌的规则又发生较大变化,“掼蛋”迅速流行,这种牌法取消了主牌和底牌。“底牌”不就是“拥有主牌”的“特权”么?没有了主牌,这是否蕴含了“牌的平等”意识?而“牌的平等”难道仅仅只是牌么?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市场经济以来社会“平等”意识和“反特权”意识的蔓延。与此同时,掼蛋注重“随时组合”,根据情况“应变组合”,会变通的人打这种牌得心应手。而且,面对面的“一家”人要配合,“争上游”重要,能“双赢”是最佳,于是,牌不好的时候,勇于牺牲自己,力保“对家”“争上游”。

     

    如今全球化迅猛发展,全球化促使人们越来越认识到“共一个地球”“合作求双赢”。所以,扑克,虽然是一个娱乐工具,但规则是人制定的,规则也在与时俱进。



    时下的扑克画面很显然是外国人设计的,百度一下,据说追根溯源,扑克牌的游戏最早是在中国,扑克和历法相关,历法是农耕文明的成果。

    扑克规则的制定打上时代烙印不仅仅在中国。“15世纪时通常把K当成是最大的牌,Ace则是最小的牌。现在将Ace当成最大,2当成最小的方式可能是从十八世纪晚期法国大革命后才开始的。”



    有人说,十亿中国人九亿赌。其实真正赌的人不多。许多人打牌不是赌,而是因为人需要群体娱乐,娱乐千变万化,但离不开人的精神需求。所以,无论扑克游戏规则如何变化,对抗性和输赢观始终没有改变。


    有时,想打牌只是想和一些朋友在一起消磨时间而言,或者说,打扑克只是“友谊”的方式,抑或者说人们相聚时的“相聚方式”,所以,逢年过节,家家户户打牌相聚。






    刘亚雄 发表于:2017/5/17 21:55:00

        全部选中